当前位置:文档下载 > 所有分类 > 人文社科 > 广告/传媒 > 记念Google君
侵权投诉

记念Google君

记念Google君 (转自豆瓣)

发送 ┊ 权限 ┊ 删除

该转帖仅你自己可见

该转帖你的好友都能看见

2009-06-25 00:26:59 来自: me2lie

公元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,就是中国千万网民为当天被封的http://www.wendangxiazai.com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,我独在网络上徘徊,遇见网友,前来问我道,“先生可曾为Google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”我说:“没有”。她就正告我,“先生还是写一点罢;先生很爱用Google搜索引擎的。”

这是我知道的,凡我用到的搜索网站,大概是因为不方便之故罢,使用一向就甚为寥落,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,天天使用的搜索引擎就有她。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这虽然于网站毫不相干,但在网民,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。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“在天之灵”,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, ——但是,现在,却只能如此而已。

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。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。无数个网站的死联接,充斥着我的硬盘,使我艰于呼吸视听,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?长歌当哭,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愤怒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,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,就将这作为网民的菲薄的祭品,奉献于被封网站的灵前。

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,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。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,又给人暂得偷生,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。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!

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;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离Google被污蔑“涉黄”也已有多日,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,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在无数被封网站之中,Google是我的最爱。最爱云者,我向来这样想,这样说,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,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。她不是“苟活到现在”的无良网站,是被封死的优秀搜索引擎。

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,是在多年前的电脑报上,介绍最好的搜索引擎的时候。

第1页

猜你喜欢

返回顶部